西川室築

明明不诚,诚诚不得,此我非我,浊浊其何!

臆想

阿树的脸很大。
晚上,你说,今晚的月亮好大啊
我说,我也一直在看,走在路上一直在看,以前我觉得月亮像披着斗篷的修女
你说,哦。
我说,现在我觉得像你的眼睛
你说,我的眼睛并不大也并不圆
我说,但是很温柔明亮。
你说,我不温柔。
我说,但我觉得很温柔。
其实我想说,我想你了。😀

问君愁如何?眉间锁天地,喉头酒如蛇。
问君醉如何?身藏江湖海,心似周与蝶。
问君泣如何?来者追不得,往者忆不得。
——阿树《欢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