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川室築

明明不诚,诚诚不得,此我非我,浊浊其何!

走万里路,何如守一分心。
读万卷书,怎抵交知心人。

50.29】问:“乐是心之本体,不知遇大故于哀哭时,此乐还在否?”

先生曰:“须是大哭一番方乐,不哭便不乐矣。虽哭,此心安处,即是乐也,本体未尝有动。”

【50.30】问:“良知一而已。文王作彖,周公系爻,孔子赞《易》,何以各自看理不同?”

先生曰:“圣人何能拘得死格?大要出于良知同,便各为说何害?且如一园竹,只要同此枝节,便是大同。若拘定枝枝节节,都要高下大小一样,便非造化妙手矣。汝辈只要去培养良知,良知同更不妨有异处。汝辈若不肯用功,连笋也不曾抽得,何处去论枝节?”

【50.31】乡人有父子讼狱,请诉于先生。侍者欲阻之,先生听之,言不终辞,其父子相抱恸哭而去。

柴鸣治入问曰:“先生何言,致伊感悔之速?”

先生曰:“我言舜是世间大不孝的子,瞽瞍是世间大慈的父。”

鸣治愕然请问。

先生曰:“舜常自以为大不孝,所以能孝。瞽瞍常自以为大慈,所以不能慈。瞽瞍只记得舜是我提孩长的,今何不曾豫悦我?不知自心已为后妻所移了,尚谓自家能慈,所以愈不能慈。舜只思父提孩我时如何爱我,今日不爱,只是我不能尽孝,日思所以不能尽孝处,所以愈能孝。及至瞽瞍底豫时,又不过复得此心原慈的本体。所以后世称舜是个古今大孝的子,瞽瞍亦做成个慈父。”

秋天果然是个易悲的季节。昨晚看电影《快把我哥带走》泪流不止,今早读钱德洪录又是泪流不止。年岁渐长,鸡肋之物渐多,会心之人渐少,日日蝇营狗苟,四顾茫然无措。

秋夜寒凉,又是冷酒入肠,一路灯昏月暗,平添几多惆怅。

臆想

阿树的脸很大。
晚上,你说,今晚的月亮好大啊
我说,我也一直在看,走在路上一直在看,以前我觉得月亮像披着斗篷的修女
你说,哦。
我说,现在我觉得像你的眼睛
你说,我的眼睛并不大也并不圆
我说,但是很温柔明亮。
你说,我不温柔。
我说,但我觉得很温柔。
其实我想说,我想你了。😀

问君愁如何?眉间锁天地,喉头酒如蛇。
问君醉如何?身藏江湖海,心似周与蝶。
问君泣如何?来者追不得,往者忆不得。
——阿树《欢耶》